•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第一章:喂,需要幫助嗎?

      喧鬧的狂歡會上有一個男孩顯得格外的不同,在周圍融合恰恰的氣氛中他坐在角落里看著其他少年少女的笑容和難過。
      他的深情那樣的冷淡,如同他的心一樣冷淡,看著他們笑看著他們哭,那些激動的情緒在他的眼里像是笑話。
      “我作為班長……我很……我很難過,我們做了三年的同學……如今……如今……嗚……嗚嗚……”一個帶著哭腔的聲音經過麥克風的放大從人群中傳出,黑皮膚的男生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角落里的男孩的眼神還是很淡很淡,但其中的冷意也算消失了一點點。
      “班長你行了啊,今天大家都考上了好學校,我們14A班就算分開了,大家以后還是有時間出來聚聚的嘛。”
      “就是啊,班長你也別哭了,反正我們這47個同學又不是不能見面了。”
      “班長別哭了吧……連帶著我都有點想哭了。”
      ……
      一堆安慰的聲音相許響起,黑皮膚的男生總算是止住了哭聲,但他們忘了,14A班不是47人,而是48人,但是沒人記得這個人是誰,只知道每次的考試總有一個人在第一名,名字……名字叫什么來著呢?
      好像是晚……依楓呢,每次的考卷都由老師親自去放在他座位里,畢竟人家成績好,成績好就即是正義。
      在14A班難得全班出錢來酒吧包攬位置的另一個角落里,一個穿著便衣的老人在看著14A班們歡樂的氣氛笑著點點頭。
      “老頭兒,你帶出來的班還是那么吵。”一個青年男人穿著彬彬有禮的西裝慵懶的坐在沙發上悠閑的用小指挖了一下耳朵對其中一位白發的老人開口。
      這個老頭以前也是他的校長,只不過他輟學而已,在他玩味的語氣中還是可以聽出一絲絲的尊敬的,只是難發現而已。
      “閉嘴吧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像個毛猴子嗎?”老頭兒瞪了男人一眼不愿理他。
      “老頭兒別生氣嘛,我開開玩笑嘞,您老帶出來的班絕對不會差好吧。”肖安一改之前玩世不恭的模樣從沙發上起來討好性的為老人按摩肩膀。
      “現在還想彌補?不可能!我跟你講肖安,你好好學學別人,看到那個男生了沒,老夫的驕傲啊,祖國未來的陳梁。”老人拍了一下肖安的后腦勺指向角落里那個不合群的男孩。
      “呦!老頭兒你喜歡這種熱血的男生啊,是我不了解你了,老了老了。”肖安順著老頭的視線看向那個是班長的男生嘖嘖嘖了一下。
      “去!是那個坐在地上的男生,你會不會看?”老人又是一巴掌敲在肖安的腦袋上。
      “哪個?白襯衫的男生?”肖安伸著脖子瞪著眼珠子看了好一會兒才看出來角落里還有一個男生。
      “嗯。”老人點點頭。
      肖安皺了一會眉,然后看了一眼老人又看了一眼晚依楓,把脖子縮了回來說:“OK明白了,存在感是挺低的。”
      “你小子說什么呢!他就是省里那個每次沖在前三名之內從不露面的晚依楓。”老人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后腦勺。
      “喂!老頭兒,這樣打會打傻的。”肖安拍掉老人的手。
      “我還不能敲你了?”老人反倒笑呵呵的。
      沒有得到平日里帶著玩味的回應,老人扭頭看去,肖安深色凝重的把視線投射在晚依楓一個人身上。
      “啊……他……情況比較糟啊,可能有慢性抑郁癥啊。”肖安撅起嘴煩躁的抓了抓蓬松的頭發。
      “啊?說什么呢?怎么可能?老夫我看著他挺正常的,別看人家比你聰明比你乖巧你就在這詛咒別人行吧?”老人一臉的不信。
      “沒有說笑,是真的,不管老頭兒你信不信,這個少年的情況已經進入危險期了,隨時可能自殺啊,不過你平時都沒關注他嗎?他手臂上有一大片淤青。”肖安聳聳肩,他眼神挺好的,隔著7米的地方也可以看清晚依楓手上的淤青。
      老人沉默了嘆了聲氣,引來肖安的疑惑。
      “這孩子……很頑強,而且又不跟其他人相處,家境又比較復雜,也難怪他手上會有淤青了。”老人不愿多談有關晚依楓的事情,走進14A班的狂歡宴里的地區。
      肖安看著老人歷經滄桑又無能為力的背影皺起眉頭。
      “好了各位孩子們,今天已經很晚了……”
      晚依楓一手按在地上想支撐著自己站起來卻跌坐在地上,腿因為坐了太久而麻了啊。
      肖安注目著晚依楓面無表情一次又一次想要站起來,卻都因為腿在打顫而站不穩。
      肖安本身氣場就算蠻強大的,但是因為老人現在的氣場比他還注目,肖安沒有吸引任何視線的來到了晚依楓面前。
      注意到光線被身影遮住的晚依楓眼中出現了劇烈的恐懼和膽小。
      “不……不要……別過來!別!”從起初的小聲嘟囔,晚依楓忽然開始大叫,但在喧鬧的氣氛中只有肖安可以聽見晚依楓恐懼占據他情緒的嘶吼。
      “Shut up and get up!(閉嘴!起來。)”肖安皺了一下眉,他并不喜歡過激的反應,“……Excuse me, sir. Can I help you?(……對不起,先生,請問我能幫助你嗎?)”
      “……Who are you?(你是誰?)”晚依楓注意到是英語才慢慢冷靜下來,肖安挑眉,看樣子他害怕的人并不會英語。
      “Someone who will help you.(一個可以幫助你的人。)”肖安慢慢將晚依楓攙扶起來,這個男孩輕的嚇人。
      肖安感覺自己完全就是在抬一架骨具。
      “……Thank you.(……謝謝你。)”晚依楓感覺到體溫的接觸,他有種莫名的自信,肖安不會傷害他。
      從肖安開口的那一句過激的Shut up可以看出肖安只是單純想幫助他,若要對他做什么不會說出過激的語言,不是傻子都知道,這樣會使對象對自己產生恐懼和厭惡。
      晚依楓總是在暗中把一切事物分析的井井有條。
    <<封面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贵州快3和值最大遗漏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李逵劈鱼捕鱼机漏洞规律技巧破解 .千炮捕鱼 云南11选5前三直推荐号 香港马会幵奖结果直播香 捕鱼大富翁辅助 11选5遗漏一定牛安徽 怎么下载七星彩和排列五 欧赔主要看哪几家博彩公司 北京三分赛车开奖记录 漳州彩票店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