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第一章,任務

      她們看著躺在血里的人,相視一笑。
      ——————(三年前)
      “代號痕夕!代號靈夕!”總教官道。
      “咋啦總教官?今天咋那么嚴肅啊?”痕夕嬉皮笑臉的。
      “痕夕!你能不能正經一點?”今日的總教官似乎有些反常,“靈夕人呢?”
      “她今天去執行任務了,你忘啦?”痕夕白了總教官一眼,可他并沒有注意到。
      “哦對哦,那我跟你交代一下任務吧!”總教官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痕夕在旁邊偷偷笑了一下,隨后變得嚴肅起來。
      “哦?又來?我剛回來啊。”痕夕嘟起嘴。
      “這次是你閨蜜。顧曉詩和他老公要雇你們。”總教官解釋道。
      “有點意思,像顧曉詩這樣一向溫柔的人為何突然要我們殺人了?。”痕夕似是在自言自語,卻又像在對總教官說話。
      “這次你們可沒有選擇的余地。”總教官不屑的說道,似乎早就對痕夕不滿了,“人家可是指名道姓的要求你們出席本次任務。顧客的要求我們必須滿足。”
      痕夕不滿了:“總教官,這種話您就不必說出來浪費口舌了。再說了,這個活我和靈夕不接的可能性大嗎?廢話少說,具體任務到底是啥?”
      “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殺了樂華七子和蔡徐坤。”
      “咱們不是不接殺人的活了嗎?”痕夕小聲嘀咕著。
      教官也很無奈,但是他沒有回答。痕夕也只能繼續聽著,痕夕心想著這是八條人命不能就此讓他們死去。
      “記住,一定不要急著出手。“總教官叮囑著。
      “明白,我會立刻通知靈夕的。那總教官我就先告辭了。”痕夕說著就往門外走。
      痕夕前腳剛走出公司的大門,就給顧曉詩打了個電話。
      “喂?怎么了?”顧曉詩非常疑惑。
      “你來我家吧,我要問你關于樂華七子和蔡徐坤的事。”痕夕道。
      “痕夕,你怎么突然那么嚴肅啊?”顧曉詩不解。在顧曉詩眼里,痕夕是永遠嬉皮笑臉的人。或許是因為她沒看到過她認認真真做任務的時候吧。
      “我這不是關于任務嘛,不然我咋會那么死板。”痕夕一邊說一邊翻了個白眼。
      “那…好吧,現在三點,給我十五分鐘。我馬上到!”
      “嗯。”說完,痕夕就掛掉了電話。
      —————-(痕夕和靈夕的家里)
      “靈夕!”痕夕使勁喊道。
      “咋了?!”靈夕有點被嚇到了。
      “曉詩姐待會來咱家談工作。我們又有任務了。”
      靈夕嘆了一口氣:“哎,這年頭啊,想休息一下都難吶。剛完成任務回家,本以為可以休息一會兒的,誰知來了這么一出。”
      “總教官說這次的任務是曉詩姐和姐夫來找我們的。”痕夕解釋道。
      靈夕疑惑不已:“曉詩姐?不可能的吧?這不像她這樣一向溫和的人啊。”
      “我也這么想的,但是好像真的是曉詩姐來找我們了。”痕夕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的任務到底是什么?”靈夕似乎不想繼續聽痕夕叨嗑了。
      痕夕慢悠悠的說道:“任務嘛,總教官說不需要這么著急。”
      “那你趕緊告訴我是啥啊!”這下靈夕真的不耐煩了。
      “殺了樂華七子和蔡徐坤。”痕夕裝作漫不經心道。
      靈夕盯著痕夕看了幾秒,說道:“咱們公司不是不接殺人的活了嗎?你忍得下心嗎?”
      痕夕抬起頭,無奈道:“我們這次沒有選擇的余地,我還能怎么辦?”
      “等曉詩姐來問清楚了再說吧。實在不行的話,我自己出手。”靈夕很擔心痕夕下不去手。畢竟痕夕心軟,略知一二的那些人她也經常下不去手。更何況這次是明星。
      “叮咚!”門鈴響了。
      “曉詩姐來了。”痕夕對靈夕說道。
      “我去開門,你做一下心理準備,千萬不要這個時候就心軟了。”靈夕一邊說一邊去開門。
      “曉詩姐,你自己來的?姐夫呢?話說我和痕夕都還不知道他是誰呢,你結婚都不請我們喝喜酒!”靈夕鼓起腮幫子。
      “哎哎哎我這不是還沒辦婚禮呢嗎,到時候我絕對不會忘了你倆的!”顧曉詩輕輕地打了一下靈夕,“具體是誰嘛,先保密!”
      “顧曉詩!真的是,搞這么神秘干什么咯?”靈夕白了顧曉詩一眼。
      “我不就比你倆大幾個月嘛,我都結婚了你們還連個男朋友都沒有。你倆啥時候也找個男朋友回來啊?”顧曉詩調侃道。
      靈夕嘆了一口氣:“哎,何嘗不想呢?但是我們一說職業,估計就會被他們告吧。哪像你,這樣都愿意跟我們做朋友。”靈夕用了一種責怪的語氣。
      “你們別老在門口呆著了,趕緊過來坐吧!”痕夕朝著門口喊,并用手示意她們跟她一起做到沙發上。
      “來了來了!”靈夕道。
      顧曉詩坐在了靈夕和痕夕的中間。靈夕在左邊,痕夕在右邊。
      “曉詩姐,你為什么要殺樂華七子和蔡徐坤?”痕夕率先發問。眼神和語氣里都充滿著無知,好奇,似乎還有那么一點點渴望。
      “因為我們要推出一個新團,要是他們不死,我們的新團就紅不起來。”靈夕和痕夕在顧曉詩的眼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兇狠。
      平時,顧曉詩算是她們三個里最淑女的了。待人友好,心地善良。
      “雪藏不就行了嗎,這可是八個人命啊!曉詩姐你是認真的嗎?”靈夕提出了疑惑。
      顧曉詩拍了拍痕夕和靈夕的肩膀:“我相信你們的實力。快狠準!雪藏的話粉絲絕對會跟我們杠起來。如果我們編造理由讓他們直接離開人世的話,正常來講,質疑聲不會到我們身上的。但是你們絕對不要著急,一定要一個一個來!”
      “我是沒問題,但是…”靈夕看向痕夕,“可是好久沒接殺人任務的痕夕,似乎有點下不去手啊。”
      “哦?”顧曉詩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個字,“你們不是從來都不參雜私人感情的嗎?怎么突然…”
      “曉詩姐,不用擔心!”痕夕連忙解釋道,“絕對不會的,我們都是冷血動物。”
      “那我就坐等結果就可以了。等著你們的好消息哦!哦對了,為了幫助你們完成任務,我特地幫你們要到了樂華七子和蔡徐坤經紀人兼助理的位置,好好干!誰去哪邊自己決定,明天去他們公司前臺報道,說顧曉詩就可以了。不說了,我先走了!”
      “曉詩姐拜拜!”痕夕和靈夕一同說道。
      顧曉詩一走,靈夕和痕夕就討論了起來。
      “怎么辦?”靈夕問道。
      “還能怎么辦?涼拌唄!”痕夕的眼睛看下地下。
      “我都可以,你選吧!”靈夕不希望自己幫痕夕做決定。
      “其實我也都可以,兩邊都差不多。”痕夕似乎有些為難,“要不讓我再想想吧。”
      “好吧,別忘了就行。”
      “對了,曉詩姐剛才說是為了新團?她什么時候開始搞這一行了?”痕夕突然想起了顧曉詩的那一番話。
      “姐夫唄,還能是誰?”靈夕反問道。
      “姐夫究竟是誰啊?”
      “這你就別問我了,問曉詩姐去吧。我問她她也不說,還要制造什么神秘感。”靈夕回答道。
      “哎,看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蔡徐坤在哪個公司來著?樂華七子又在哪個公司?”靈夕不追星,對娛樂圈的事情也絲毫不管。要不是她平時在路上走著聽到腦殘粉在那兒討論,她或許連他們的名字都沒聽說過。
      痕夕立馬拿出手機查了一下:“他自己的工作室。”
      “哦。”
      “我困了,我回房間了。”痕夕裝作困的樣子。
      “嗯,我也回房間了。”
      說著,兩人便各懷心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靈夕拿出手機,翻看著樂華七子的資料。
      ———————(次日一早)
      “靈夕!起床了!”痕夕半夢半醒的說道。
      “我早就起了,你收拾完了嗎?”
      “嗯,走吧!”痕夕眼神堅定地看著前方,靈夕看著有點好笑。
      “決定好了嗎?你去哪兒?”靈夕問道。
      “你去樂華吧,我去蔡徐坤工作室。殺一個人的任務我應該可以搞定,但是七個人的話恐怕一個以后就下不去手了。這種艱巨的任務還是留給你吧。”痕夕答,還不忘調侃一下靈夕。
      “哦,好。”
      痕夕和靈夕兵分兩路前去報道了。
      ———-(樂華前臺)
      “您好,請問需要什么。”前臺小姐問道。
      “我是樂華七子新的助理兼經紀人。顧曉詩推薦。”靈夕用冷酷的聲音回答道。
      前臺小姐的手敲擊著鍵盤,眼睛盯著電腦屏幕。
      “請您跟我來。”前臺小姐走了出來,并做出手勢示意靈夕跟上。
      此時,樂華七子正在練習室里練習新歌的舞蹈。
      音樂一停,前臺小姐就發話了:“停一下,我來介紹一下,這是你們的新助理兼經紀人,你們先跟她熟悉一下再繼續練吧,就當休息一會兒。”
      “好的。”七個人不約而同地說道。
      前臺小姐走出了練習室,且沒忘記把門帶上。
      “我叫墨淺靈,初次見面,請多關照。”靈夕面無表情,用非常官方的語言做了自我介紹,并且告訴了他們假身份證上的名字。
      “姐姐你多大了?”黃明昊最先發話。
      “我比你們都小。”靈夕繼續一臉嚴肅,足以用冰山臉來形容。
      ——————(蔡徐坤工作室)
      “您好,請問有什么我可以幫到您的嗎?”前臺小姐又禮貌的問道。
      “蔡徐坤經紀人,顧曉詩介紹的。”
      “好的,請您跟著我去蔡徐坤辦公室。”前臺小姐對痕夕有些不屑。
      “嗯。”痕夕的這個字里似乎包含了很多含義,讓人捉摸不透。
      這平平淡淡的一個字,卻讓前臺小姐毛骨悚然,之前的不屑變成了驚訝,還帶有一絲絲害怕。
      她帶著痕夕到了蔡徐坤的辦公室:“坤少現在正在里面寫歌,你敲門進去就可以了。”
      “好。”痕夕再一次給了前臺小姐一個字的回答。
      聽到痕夕的回答,前臺小姐立馬回到了自己前臺的工作崗位。
      前臺小姐一走,痕夕就敲了敲門。
      “請進。”蔡徐坤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痕夕推開了門。
      “你是......”蔡徐坤問道。
      “顏惜痕,你的新助理兼經紀人。”痕夕回答。
    <<封面頁 返回目錄 沒有了
    贵州快3和值最大遗漏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天津时时官方网址 南粤风彩36综合走势图 3d试机号历史数据查询 牛牛牌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 盛世娱乐时时彩 安徽时时快3玩法 云凤电玩城注册送分 山东时时11选5走势图 深圳风采2019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