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第五十章 我想你了

      可能是耗損太多的精神和力量,寒辭睡了一天才醒來,臉上的蒼白不再,恢復了幾分紅潤,手上的傷口消腫了許多,只剩下微微紅腫的傷疤。
      戰力跟雪枼在寒辭休眠的時間內,擋了百里瀧倆次,枝長秋由于祭殿的事只能夜間來探望寒辭,也沒有發現什么。晨間雪枼端來飯菜,看到寒辭已經醒來,連忙放下飯菜坐在床邊撫了下寒辭的額頭,確定是常溫后放下心來了。
      “有沒有感覺那里不舒服的?”雪枼關心道。
      “沒有了阿娘,都好了。”
      “再有下次我就不攔著你阿爹了!讓你阿爹把你丟出族外去!”雪枼恐嚇著寒辭,手卻不停下的擼起寒辭的袖子去看手上的傷口。
      “臭小子醒了?”戰力跨進房門,自然是看到醒來的寒辭。
      “阿爹。”寒辭看出自家老爹假意的嚴厲,眼里卻是高興的。
      “怎么?知道放棄了?”
      “阿爹阿娘......”寒辭有些不忍,疼愛自己的人吶,自己自私的決定害怕他們傷心。
      “嗯?”
      “孩兒前世,來自一個很繁華的地方,在那兒很和平,生活也很好,在那兒我是人類。小時候就爹娘合離,孩兒一個人生活,不喜歡女子,那兒雖和平,卻不能接受不一樣的人。在那邊孩兒跳下高樓,來到了這邊。孩兒從來沒有遇到過這般讓我愛的人,對我那么好的人,他說過,要和我成親......”淚水悄然滑落,雪枼也是淚眼婆娑,伸手幫寒辭拂去淚珠,寒辭深呼吸著,接著說道:“孩兒沒辦法看著他離開,能不能......能不能孩兒也能為他完成一件事,哪怕孩兒的生命去換......孩兒也愿意阿......”
      等待著怒火降臨的寒辭沒有等到想象中的畫面,頭頂上傳來的觸感,一只粗糙的手掌落在銀白是發絲上,戰力卸去偽裝的黑瞳黑發,冰冷的手掌在寒辭的頭上肆意蹂躪。
      “你個臭小子是不給你爹娘拒絕的機會阿?!”
      淚水無法控制的滴落,雪枼看著自家夫君淚光中帶著笑容,冰禾和柯景凡倆個人已經告訴了他們,雖然不愿意,可是畢竟是自己的孩兒阿。
      “我們家當族長也當夠了,該讓其他人當當過癮咯,去和另外那個說好了,明日回族。”戰力說完后就離開了,沒有留下,他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緒會想直接抹滅寒辭的記憶把這個狼崽子扛回家,不讓他再出門。
      雪枼知道戰力的心情,牽著寒辭的手,一邊幫他抹淚。
      “辭兒不哭,你做的決定,只要是你自己的選擇,阿爹阿娘都會支持你,辭兒能陪著我們這些日子里,其實我們已經很開心了。不哭了不哭了,趕緊吃飯,吃完飯才能去告別阿,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見面了,要好好的。”雪枼安慰著寒辭,戰力和雪枼其實早在懷寒辭之前就已經是知道不會有兒孫運的,十年前的戰爭哪怕與世隔絕的森林多多少少被襲擊過,那一脈出來歷練的族人多少被影響過無法生育,有了寒辭是幸運的,也滿足了。
      寒辭不知道該怎么表達自己的心情,一股子抱著雪枼,感激和愧疚充斥著自己,自己虧欠的無法彌補,只能祈禱未來能夠對他們好點。
      得到了爹娘的認同后,整修好自己的情緒,寒辭來到了楓溪殿,離開了三日,好像過了三年一樣。
      踏入楓溪殿,原有的倆個下人在打掃衛生,枝長秋應該又被叫起來了,所以再殿中沒有課看到枝長秋的身影。下人看到寒辭回來了匆忙跑過來。
      “寒少爺您回來啦。”
      “嗯,長秋出去了嗎?”
      “是的,國師大人同君主一起出宮了,大約傍晚回來。不過國師大人吩咐過了只要寒少爺回來立刻向他稟報的,小的這就去。”下人話說完準備離開,寒辭出聲攔住。
      “等等,不用打擾長秋了,我在殿里等長秋回來就可以了,你們各自去忙吧,我回屋休息了。”
      倆個下人聽寒辭那么說便沒有找枝長秋,各自散開接著打掃殿內的衛生。寒辭估摸著時辰還有倆個時辰左右才會天黑,枝長秋應該沒那么早回來,讓人幫忙備水直接到浴房洗澡。
      天色漸暗,外出的人兒歸家,好久沒有參與政事的枝長秋一身倦氣地回到了楓溪殿中,剛剛入殿下人便詢問是否需要備水和用膳的狀況。
      “國師大人今日午后寒少爺回來了,現在在寢屋歇息。”
      “辭兒回來了?!”枝長秋猛地從倦氣中提起神。
      “是的,寒少爺是午后回來的,約摸有倆個多時辰了。”下人答道,枝長秋已經朝寢屋走去了。枝長秋并沒有追究為什么什么錢稟報自己,大概也猜的出來是寒辭不讓下人去打擾自己的,于是一心只想快點見到他。
      打開屋門,入眼熟悉的人兒趴在桌上睡著了,讓枝長秋所有心急的動作都收了回去。轉過身悄然關門,桌上的人兒已經有轉醒的跡象。
      寒辭醒過來看到枝長秋在關門的動作,便清醒了。
      “你回來啦?”
      “吵到你了?”
      “沒有。”
      簡單的問候訴說著多日的思念,枝長秋關好門走到寒辭身邊坐下,眼睛不離寒辭半分。
      “餓了沒有?”枝長秋習慣性的撫摸著寒辭的銀發,關切的問道。
      寒辭搖搖頭,腦海中算了算時間,九月二十一的時候從家里出發,一個月的馬車,再過幾天就十一月了,十一月十五祭殿在卿南舉辦,正常的話這幾天就要出發去卿南的。明日出發回族的話,也是需要倆周剛剛好長秋可以忙祭殿的事不會想太多自己的事情,卿南回到木屋也要三周左右,時間不多了阿。
      “在想什么?”枝長秋看著日常發呆的寒辭,不由得出口問。
      “沒什么,長秋。”
      “嗯?”
      “我明日要跟著阿爹阿娘回雪族。”
      “怎么那么突然?”枝長秋也有些愣住了,突然就說要回去確實有些奇怪。
      “帶景凡回去,雪族認親還需要儀式。還有,長秋不是說過要與我成親嘛,要回去和族內人商議,所以可能沒辦法陪長秋一起參加祭殿了。”寒辭小心翼翼的說道,害怕被枝長秋看出什么。
      枝長秋停頓了幾秒沒有回復,手上把玩著銀發的手也停下了。
      “伯父伯母?同意了?”
      聽到這句話的寒辭努力的揚起嘴角,給枝長秋一個大大的笑容再加上一個肯定。
      枝長秋突然便伸手將寒辭抱住,自己的岳父岳母同意了當然很高興但是接下來想到會和寒辭分離最少一個月的時間,在自己有限的時間里,還是會難受,見不到寒辭,見不到自己喜歡的人。
      “我想你了。”枝長秋把自己的腦袋埋在寒辭的肩膀上,呼吸著他身上屬于他的味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贵州快3和值最大遗漏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div id="vp2yw"><tr id="vp2yw"></tr></div>
  • <tbody id="vp2yw"><noscript id="vp2yw"></noscript></tbody><div id="vp2yw"><s id="vp2yw"></s></div>
    <li id="vp2yw"><s id="vp2yw"></s></li>
  • 棋牌中心 重庆时时彩宝典开奖 eu老虎机 代发重庆时时计划 pk赛车5码三期计划技巧 4场进球彩正常奖金大概多少 娱乐互动节目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公告 江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选号技巧